阅读:1390回复:0

老照片的故事和趣事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3-11-13 23:38


老照片的故事和趣事
黄承炬


今年5月,《广州日报》“老照片的故事”专栏以“割胶班长”为题发表了我下面的这张老照片。见报当天,我们的领导王玲玲女士当即发短信“昭告”龙江的农友们,相信很多农友已见过这张照片了。但照片背后的故事和趣事,还是有点耐人寻味的,现写下来以饗各位农友。

故    事

 
这张照片已经是第三次见报了。
第一次见报是1970(或71)年某期《兵团战士报》,其说明词是:兵团四师某部16连战士在胶园工地认真学习党的九大文件,畅谈体会。数天后,《海南日报》以相似的说明转载了这张照片。
唉,看看照片上人们的神态,什么“学习文件”、“畅谈”,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扯谈!当年,农场报道组的摄影师汤一平(韶关知青)想拍一组反映兵团战士生活的照片,我与他比较熟络,知道后就诚邀他替我们割胶班拍一张。那天等胶磨刀时,小汤依约来到16连最大的105林段,我招呼附近树位的几位同事过来。那时,拍照是很稀罕的事,大伙不懂“摆pose”,都呆呆的。小汤说,你们围着班长随便坐;老黄,你随便说点什么逗大家笑。我就讲了一个古代笑话,逗得大家大笑不止,小汤适时按下快门。后来,小汤以“乐观主义”的主题向兵报发稿,谁知道兵报的小编可能认为“高度”不够,演绎成“学习九大”。再后来,小汤给照片中每个人印了一张作留念。
这张照片我在多年的流连迁徙中早就丢失了。(否则一定会出现在场庆画册中的。)场庆50周年时我回到16连,照片中人之一、年过7旬的老工人覃凤莲找出了她珍藏了36年的这张照片!她放在铁盒子里的小相册中,照片平整如新,分明散发着一种老工人与知青之间的浓浓的友情!我赶忙翻拍下来,珍藏于电脑。今年一天,我看到《广州日报》刊登了一些知青老照片,于是心血来潮把这张照片发给了该报,很快就见报了。但照片说明可能涉及某些“敏感词”,小编把它改得面目全非,将标题“苦中取乐”改为“割胶班长”,仅保留了“龙江农场16 连”、“割胶班长”、“讲笑话”、“大笑不止”等语言信息。其实本来照片说明是这样写的:
苦中取乐    1970年,我作为广州知青在海南岛龙江农场16连担任割胶班长,我班共15人,来自五湖四海,绝大部分是知青。那时候,工作苦、生活苦、内心苦,在艰苦的岁月中,我们常常寻找各种乐子,排遣这些苦,换以乐观精神。一天工休,我给大伙讲了一个古代笑话,逗得大伙大笑不止。照片左起:袁亚虾(韶关)、陈海明(普宁)、覃凤莲(广西老工人)、张玉娣(韶关)、葛福萍(清远老工人)、我、林锦兰(普宁)、蒋建华(韶关)。如今我与他们大多都失联了。亲爱的农友,你在他乡还好吗?当年,《兵团战士报》《海南日报》刊登这张照片时,说是“……”,真是八竿子打不着!
趣    事

 
我翻拍这张照片时,许多老工人围着看。有人问:小黄,你当时在讲什么呢?大家笑得那么厉害。我说:30多年了,哪记得?谁知覃凤莲说:我清清楚楚记得!说着,她摸了摸抱着的小孙子的头,好像要他一起听,然后复述起当时我讲的古代笑话:
甲乙丙三人并排睡在一张床上。半夜,甲忽然觉得大腿很痒,连忙用手去抓痒,睡意朦胧中误抓到乙的大腿,结果是越抓越痒,越痒越使劲抓,竟将乙腿抓挠至出血。乙痛醒,用手一摸,湿湿漉漉的,以为是丙尿床了,急忙推丙起身去拉尿。丙睡眼惺忪地走出门外,对着南墙撒尿。隔壁是一所豆腐作坊,父女二人半夜起床营生,磨豆浆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。丙听着这声音,一直以为自己尿未撒完,竟然站到天亮。
大伙听完,都哄笑起来。我没有笑,望着抱着小孙子大笑的凤莲,心里涌起的是深深的感动。
照片见《广州日报》当天,我也收到王玲玲领导“昭告”农友的短信,但只有发出者的手机号,没有显示姓名。于是,就有了与王领导以下的短信对话。
我:请问您是哪一位?
王:你竟敢忘掉、不存我的手机号?
我:不敢。我手机存的是最常联系的人,农友的一般在电脑通讯录中。
王:哦。那么你还记得当年龙江的玲玲吗?(乖乖!颇有点《还珠格格》台词“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?”的味道!我一下子愣了10秒钟,短信又来了。)
王:忘了补充,姓王。
我:这补充太重要了!不然让老婆看到上面的短信,以为我在龙江还有哪个老相好呢!(我老婆也知道大名鼎鼎的王玲玲女士。)
王:哈哈哈……


  • [url=" style=][/url]

游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