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第二故乡  | 知青动态  | 难忘岁月  | 知青原创  | 知青论坛  | 知青志愿者  | 农场专页  
    当前位置:知青原创-特别推介
     
 
汕头南澳海盗宝藏寻踪揭秘 (下)

来源:自创       日期:2011-11-01       作者 :章华      
 
     
 

      (续上)

      应该说,图3展示的是实验室现象。那么,这种S 型连通装置的实验室现象在大自然中是怎样呈现的呢?换句话说,具备S 型连通装置特点的地形地貌是怎样的呢?请参阅示意图4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 相当于S 型连通装置的地形,应当为一条近似于平放着的S型隧道,才有可能存在着帕斯卡原理这样的液面关系。
      首先,相当于图2烧杯中的管口(即图4B处),在现实中应当是一个涨潮被淹没,退潮可以露出海平面的洞口。
      如图所示,进了洞口,肯定有一块高耸的岩石。这是构成n型段隧道的基本条件。否则光有U型段的隧道,就无法形成实际地貌中的S 型连通装置。这也是吴平得以发现这个岩石两边水平面具有的“你涨我退,你退我涨”奇特景观(也就是“水涸淹三尺 水涨淹不着”自然奇观)的观察点。
      如果我们依据广东沿海潮水涨退落差的数据(约1.5~2米)来推断,这块岩石至少约在2.5~3米以上。因为,如果n型拱端的岩石高度低于潮水涨落的落差,潮水就将漫过n型拱里岩石的顶点灌进整个隧道。那也就让构不成了“水涸淹三尺 水涨淹不着”的自然奇观了。当然,岩石上方的拱里还有一定的高度。
      而A处,极有可能是个井,或是一个被乱石挡住,不易被发现的、近乎直下的洞口。但它必然是个底部有水,出口可通气的洞口。因为,如果密封了,或没有水,B、C处的水就不可能“你涨我降(B升C降),你退我升(C退B升)”了。
      这一点可通过一个小实验验证:在S 型连通装置的A处用东西塞住,倒进烧杯的水就无法使液面1、2,呈现出互为反向升降的关系了,此可为推理而证。
      需要指出的是,在这一段近乎U型的隧道里的水,极为可能是淡水——它应该是地下渗出来的地下水。它不可能是海水。如果是海水的话,就说明还有隧道与大海之间还有管道可连通。如果与大海连通,那它就不是一个密封的S 型连通装置!不是密封的S 型连通装置,也就不会出现由于压力的传递,而催生出多个液面的升降互为因果的关系了。如果是隧道里的水确实是咸的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——那是由于地壳变动留在隧道里的原海水,不过经过长年累月的渗透恐怕也是淡化了。除非非常非常特殊的大的地质运动,造成大海潮倒灌进去。
      那么,为什么A处极可能是个井呢?据资料记载,寨破时被杀被俘的3000几人这一点推测,寨中平时应该生活着近4000人(或许寨中还有“领导干部”的随队家眷,或许还有从他们的倭寇朋友照搬“慰安妇”制度而建立的随队慰安妇队伍)。那么几近4000人的生活用水在南澳岛是个无法回避的基本建设类的问题。当时,在没有一个政府部门为其铺设过海水管可能的前提下,打井应是主要的解决途径。就当时的打井机械和科学手段,按打出来的井每口最多供应20人算,那最少要打近20口井。这20口井中,有一口打中此隧道是不足为奇的。当时细心的人可能会发觉,这井有一个特别之处:井水和海潮同涨落。
      当然这种涨落也许由于隧道过长,造成压力传递的丧失,以及井口与海滨洞口的面积比例等等因素的影响,不会显得很明显。但井水平面的变动肯定与海潮涨落是同时的。或许,在某些大旱的年份里地下水位过低,造成隧道没有被水充盈着,而是漏得过空气。那么吴平就可以趟着水从井的这头一直趟到C处的大岩石,也即直达海滨的洞口处了。
      其实,这个井如果历经4百多年幸运没被盖上,没被填没的话,要找到它还是有可能的。比如说,在潮涨时,把医用听诊器那根几十厘米长的软管换成几十米长的软管,然后放进井底,对吴平寨的井逐个“听诊”。毫无疑问,可以清晰的听到海涛拍岸的声音的井,就应该是目标井——因为,整个S连通装置是一个极佳的声音传导装置。
      当然。隧道的形成,极可能是天然的,或是天然与人工改造相结合而形成的。在古代,挖通一个居住地的水井与远离居住地的洞穴或江河的记载,或可见于史载,或可听于传闻。据说潮州市大街上的一口井,是可直通韩江的,历史上还有相关的传说。
      且据资料记载,吴平是个“身材矮小,灵活机智、有胆识”的人(《南澳县志》中华书局2000年版735面),且“传说他善于潜水,能从南澳潜游到七八里远的海山岛”(《大海盗吴平南澳藏宝之谜》来源:《精品故事》)从这些资料看,更   增加了利用S 型隧道藏宝的可能性——身材矮小,宜于在隧道活动;擅潜泳,更宜于在地下水道潜游。
      另外,据史料记载,戚俞联军是前后合围,半夜发动突然袭击,然后吴平不知所踪。据此分析,吴平极有可能借着水道水遁,脱出合围。至于,临走前杀其妹恐怕是一种烟幕。杀死的恐怕是与他一起埋藏宝藏的亲兵。杀死亲兵的目的一为保密,二为用这些尸骨的堆放来阻吓后来的寻宝人。否则杀一个亲妹分成十八处,恐怕每处也就一两根骨头而已。更有可能的是其妹改头换面潜伏下来,看护财宝。至于金银岛是藏宝处,也应是一种供人以讹传讹的烟雾而已。因为就金银岛的面积体积计,要存在一条S 型隧道及在岛面下存在一个拱高几米的n型拱洞的可能性极低。所以据此推断,S 型隧道应起之于吴平寨,而终之于海滩群礁层叠的、鲜为人知的洞口是较为合理的解释。然而,历史毕竟跨过了近四个半世纪,沧海桑田,人非景迁。单据今天的南澳地理地貌形状来推定历史的曾经,毕竟难以做到言之凿凿,因而也正是如此,方给后人留下了思绪漫步的空间。这恰恰也是诸多传说格外引人之处。
      那么,回过头来我们来讨论一下,为什么可以如此简单推断就说破的道理,竟在近四百五十年里无人得悟,也无人发现呢?
      因为,从理论上讲,一来未必古人就懂得帕斯卡原理。二来今人懂得帕斯卡原理的未必就有空、有愿把它与藏宝的传说结合在一起去联想。三来大多数正人君子都不屑为此类传说动脑子。
      但不用懂帕斯卡,不必费脑子,如能目睹和实地考察岂不也一样了然?是的,倘能目睹确实无需懂什么帕斯卡。但偏偏要发现这一景观难上加难。
      那么,为什么吴平就发现了呢?其实,这应该有他的偶然性与必然性。吴平是个海盗,杀人掠才是他的营生,所以不可能不作后路准备。也许正是这贼性使之然,对他盘踞的地方必然做仔细的考察,寻找应急通道并寻找藏宝地成了他的必须。
也许误打误撞闯进了海边石洞的人不止吴平一个。但是能进洞时应是退潮之时,那么此时即便攀上2、3米高的石头,发现了头上的拱顶和石头后的水坑。那他看到的绝对是“水退淹三尺”时的景观——黑黝黝的、不知深浅的水潭。如果,闯入者进去不久,潮开始涨了,一般的人都会害怕潮水封住洞口,赶紧离开。即使有人慢了一点,潮水已开始封洞,那么面对着呼呼的涛声在拱洞引起的回响,和步步紧逼的潮水是否能再坚持下去就很难说了。如果此时返回洞外,就非常可惜的与大自然的奇观擦肩而过了。
      唯独吴平这个海盗,可以自持潜泳的强项毫不理会——如果潜泅能“七八里”,他又何惧于灌满洞中的潮水呢?更何况海盗出身的他,浑身“贼胆”(潮州人说一个人有特大的胆子时,往往称其为“贼胆”)。这个“浑身贼胆”的评价无论从修辞意义或是写实意义来讲,在他,应当是再确当不过的了。那么从他闯进这个洞,到冷静的应对来势汹汹的潮水,从而有幸目睹“水涨淹不着,水退淹三尺”的自然奇观,发见如此奇妙的藏宝地,偶然性与必然性的结合,发挥得达至极致——非他这种需要,非他这种胆量,非他这种潜水技能这三者的完美结合,又能有多少人具备了发现这自然景观,这自然的天功鬼斧工程所需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呢?
      现在让我们再审视一下偈语的“全套版”:“吾道向南北,东西藏地壳,水涨淹不着,水退掩三尺。箭三枝,银三碟,金十八坛”。
      “吾道向南北,东西藏地壳”完全印证了上文的整个推断、演绎。从地图上看,吴平寨位于南澳岛的东北端,坐南而朝北面海。假如真有这么应急隧道的话,他必然是南北向最短,此其一。其二,“东西”如果指的是财宝的话,那么,如上图4所示,藏于一个拱形洞的拱顶之下,不似“地之壳”,还有何所似?更有何解耶?
      至于“箭三支”倒是颇为费解的地方!①它可以指那里的地形地貌——比如说有天然的或人工堆砌的(或凿出来的)用来指示方位的箭型石头标志。②可以指距离石顶“三箭”的距离。古有成语“一箭之地”,是古人以箭射出去约80~100米的距离,作为目测距离远近的说法。那么“三箭”则可约指250~300米的距离了。也或者仅仅指距离石头的最高点仅仅是三根箭箭身的距离——据资料表明,一根箭约一米长,那也就是约三米的地方。③或许还有对那个地方的具体地形地貌的某种注脚,这就得找到拱形洞后,再结合具体的地形地貌去研究了。
      最后要说明的是,图4仅仅是张示意图,比例、尺寸、形状仅可作为参考,不足为实地考察之凭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欢迎诸位农友来函指正、商榷。本人电子邮箱:stzhhua@126.com
 
  
 
 
关闭
 

  相关信息
     汕头南澳海盗宝藏寻踪揭秘 (下)  
     关于《汕头南澳海盗财宝寻踪揭秘》的说明  
     汕头南澳海盗宝藏寻踪揭秘 (上)  
     [来稿]海南橡胶的上市与知青的情结  
     到香山看红叶  
   
广东邮电职业技术学院 建设维护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