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第二故乡  | 知青动态  | 难忘岁月  | 知青原创  | 知青论坛  | 知青志愿者  | 农场专页  
    当前位置:知青原创-文学
     
 
秋山几重——记秦牧姐姐林逸冰

来源:《广州文史》       日期:2010-11-11       作者 :潘紫英      
 
     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山几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秦牧姐姐林逸冰

 

走进林逸冰老人那简朴的家,迎面摆着一个大立书柜,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排放着十大本一套的《秦牧文集》,旁边还有四十来本秦牧的著作。秦老的一幅大特写照片端端正正的立在《秦牧文集》的前面。

86岁的林老身材不高,一头短发几近全白,穿着朴素大方。她年事虽高,却精神奕奕,步履稳健,仍显出当年的英气。老人自嘲地笑说:“虽然受了那么多的苦,但感谢老天给了我这个体质,我也满足了。”林老亲热地握住我的手,热情让座。她的双手瘦骨嶙峋,十个手指已经变形,指节骨头很粗,连着指节的部分却很细,使骨节更加突出,手指全都不能伸直。眼前的这双手足以展示了所经历的艰难岁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
 

1931年,秦牧的父母带着他们五兄弟姐妹从新加坡回国,其时秦牧12岁,二姐林逸冰17岁。回澄海乡下后,林逸冰到一间小学教书,生活还算安定。

不久,国民党大肆反共,白色恐怖笼罩中国,到处都在搜捕进步人士。有人通风报信说,林逸冰上了“黑名单”,叫她赶快到外地躲一躲。她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,说什么也不离开,还不解地追问:“为什么要抓我?什么是共产党?”来人说她在学校里讲的话有“赤色”嫌疑,还说这是没道理好讲的,被抓进去就出不来了,要他们好自为之。这人领了酬金走后,全家人惊惶失措,马上把大门锁起来商议。后由庶母连夜带她远走他乡。先是躲到汕头市,再辗转流落到香港。

在香港,林逸冰遇见她教过的一个学生,经介绍认识了学生的老师,即后来成为她丈夫的人。经过短暂接触,没有互吐衷肠的时间,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,为了生活,他们结婚了。

丈夫的大哥是个共产党员,曾任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秘书长,在一次战斗中被俘。为营救大哥,夫妻俩把她的首饰全部拿去重庆监狱打“关节”,最终用她的华侨护照以及泰国主教发给的“贤人证书”把大哥保释出狱,然后用她的个人私蓄在九龙蒲公村租了间木屋,自己搭了猪圈和鸡棚,以养猪养鸡为名,行掩护革命者之实。这个点实际上成了党的交通站,不少来自泰国的爱国青年就是通过这个交通站输送到延安。这时,林逸冰刚生了第一个女儿。在乡下读书的秦牧因“赤色言论”被赶出学校,也到香港投靠二姐,进入华南中学读书,就住在姐姐家里,与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较长的艰难岁月。

身体瘦小的林逸冰忙里忙外,既要养猪养鸡,又要带孩子以及操持家务,还要掩护来往这里的革命者。没多久,她丈夫从饶平乡下接来了双亲,随后又接来了他的3个妹妹。吃饭的人多了,丈夫又失业,他们的生活更加困难,林逸冰因此要想方设法解决口粮问题。一次家里断了粮,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看着那么多张嘴在等吃,她咬咬牙,把仅剩的一件首饰拿去卖了,买进一批廉价米。那米是从海水中沉没的货船船舱捞出来的,已经发霉变味,差不多全被泡烂了,不能煮,只能放在锅里煎。这米确实难以下咽,但一大家人也只好勉勉强强以它填饱肚子。

一次,香港被十二级强台风侵袭。风雨交加,不时有木板、铁皮甚至沙发等物在空中飞舞,树木、电线杆被刮倒,不少人倒毙在街道、路旁。台风越吹越猛,房屋摇摇欲坠,秦牧和小外甥女及怀有七个月身孕的林逸冰赶紧躲进床底下。木屋被狂风刮倒了,“哗”的一声巨响,整个房顶塌下来,一根房梁打在床上,把床板压断了。幸好房梁倒下时撑成一个架子,挡住压向木床的屋顶。他们被困在倒塌的屋里无法出去,积水漫进屋里,越来越深。在生存意念的支持下,他们抱着孩子,淌着积水在昏黑的破屋里摸索,最后爬到架子上,终于发现一个仅容一人的洞口,搀扶着爬了出来。

前面是白茫茫的水面,秦牧抱着孩子,林逸冰拖着个大肚子,让人背着一起游到对岸。这时,国民党粤汉铁路警备司令冯次淇的太太得知这里水浸,马上派人接林逸冰母女到家里住。她们曾与冯太之母为邻,关系甚密。几天后水退了,林逸冰又拖着个大肚子回去收拾残破不堪的危房,一砖一木重新建起一个可以容身的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

抗日战争爆发,蒋介石宣布国共合作。经朋友介绍,林逸冰一直失业的丈夫去了江西吉安加入国民党军队,留下刚生完孩子不久的林逸冰在家里照看两个年幼的孩子。由于操劳过度,儿子没足月就出生了,体重只有三斤多。

1939年初,林逸冰的丈夫来信,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在江西办了个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,是抗日组织,广东已有不少女青年报了名,动员她也去参加。于是,她忍痛给仅几个月大的儿子戒了奶,将一子一女送回澄海乡下,便动身去江西。

干训团共有3000名学员,女学员也不少,光是广东的女学员就有108人,全是应届毕业生,只有林逸冰一个是妈妈级,当时也只是27岁。南昌失守,干训团撤到雩都。林逸冰跟着部队急行军,经兴国、万安等县直奔目的地。到雩都不久,干训团并入黄埔军校瑞金第三分校,全体转为军校学员,并集体填表加入国民党。经过严格考核,除军事动作稍次外,林逸冰的其他课程全部优秀。

军校实习期满,要分配工作了,3000个学员要分散到全国12个战区,干训团让大家填表报自愿。其时秦牧在韶关《中山日报》任编辑。为了能与弟弟在一起,林逸冰选择了设在韶关的四战区政治部,但却被派往设在翁源县的第十二集团军伤兵医院。她因脚伤没有前去报到,住到弟弟秦牧家里。林逸冰决定去找粤汉铁路警备司令冯次淇帮忙。冯为她写了一封信给政治部主任邱誉:“舆言(即誉)吾兄:敝世好林逸冰现隶麾下,该员见习期满后,请兄留部任用为荷。”

邱誉的秘书李钰接待了她。他见这实习兵竟有中将为其写介绍信,很是惊奇,客气地征求林逸冰的意见。听她说想留在政治部,问道:“你会拟公文吗?”她回答说:“我相信公文是有一定程式的,只要语文水平好,掌握这些程式就能写好公文。”“好!”李钰很高兴,把她安排到属下的特别党部,于是,她成了特别党部里唯一的女性。

当时的黄埔军校学员一毕业就是少尉待遇。因为特别党部的最低军衔是上尉,邱誉便给林逸冰提了一级,并以中尉代理上尉。先是安排在总务科干一般事务,再任干事,直接管理特别党部的总务,后调任组织科。她也确实能干,不管是工作能力、语言能力,或是财务管理、文字和外语水平等都受到同事的赞赏。

生活的艰辛使年少丧母的林逸冰养成了任性、猎奇和好胜的性格。有一次,在同事们的鼓动下,她作为科里的代表参加了由特别党部组织的有各部门参加的演讲会,她以其纯正的国语和声情并茂的演说获得了演讲第一名。此事曾在四战区长官部同僚中引起哄动。这本来是一件小事,谁知解放后却成了被批判的重点材料。

又有一次,她在上街时发现一些男同事在一条较为狭窄的巷子里进进出出,觉得很奇怪,也跟着他们去,却被挡住了去路。她不服气,问他们:“为什么你们能去,我就不能去?”“那巷子又窄小又肮脏,没啥好看的,不要去了吧……”他们讪笑着,不知如何回答。她越发好奇,硬跟他们走到一间大房子门前,却被守门的人挡住。这时,林逸冰不再跟他们争辩,因为她已想好了一个主意。下一个休息日到了,她在房间里穿上军装,女扮男装大摇大摆的,终于走进了那间房子。待一群涂脂荡粉的妖艳女人围了过来,她才知道这条巷子原来是窑子巷!她啼笑皆非,马上退了出去。事情过后,林逸冰也就渐渐淡忘了。不曾想三十年后的“文革”期间,这件事情却被“革命群众”翻了出来,成为三大“黑罪状”之一进行批判,理由是她女扮男装去嫖娼,欺压中国的下层妇女。

后来,特别党部设立了一个以宣传为主的中山室,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想通过它活跃军队生活。中山室调来了一批朝气蓬勃的年轻人,他们各有艺术专长,据说是郭沫若介绍给张发奎的。这群青年经常深入下层与官兵接触,因此引起了特别党部主任曾宪章的怀疑。曾是个军统特务,对共产党恨之入骨。他见林逸冰与中山室的人经常来往,关系不错,就动员她去他们房间偷偷查看来信地址,以找到共产党活动的蛛丝马迹。她坚决拒绝了。

不久,曾宪章制造了一起案件陷害林逸冰。他趁全体人员去听报告的时候,把林逸冰锁在皮箱里的特别党部经费约2000多元国币全部窃走(特别党部内没有保险柜)。按照规定,钱饷丢失是要自赔的,而这2000多元钱白干三年她也赔不完啊!她只好给司令长官张发奎写了一封长信,信中陈述了很多理由,其中的一条甚至把张发奎本人也牵扯上,说是他让女兵改装穿裙子,无法把钱装在口袋里,致使被窃。然后,她想法通过熟人悄悄把信放到张发奎的办公桌上。张发奎是个急性子,看信后大为光火,把信一扔,双手叉腰,操着一口广西口音在办公室里大骂道:“这个女兵真麻烦,自己丢了钱,还怪我让女兵穿裙子,真是岂有此理!”办公室里的人吓得大气不敢出。不过,事隔不久,张发奎飞往重庆开会时,还是将此事报告了组织部长朱家骅。经过批准,他从重庆给特别党部发回了一份电报:“昨晤朱部长,对林逸冰的失款准在特别党部的节余项下核销。”这是“史无前例”的,一时间在四战区长官部内外沸沸扬扬。

虽然这件事情解决了,但类似的事件却接二连三。1942年冬,林逸冰请假去桂林探望秦牧。姐弟俩见面没几天,林逸冰接到电报:“皮箱被窃,即回!”她火速赶回特别党部,只见曾宪章正准备走马上任到博罗县当县长,他的私人皮箱摆了一地,象是在表明他的清白。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。不用说,这次皮箱被窃,肯定是他又一次在查找“蛛丝马迹”。这时她刚晋升少校军衔不到四个月,但她彻底失望了,决心放弃这个稳定的工作,请长假和丈夫孩子一起隐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三)

 

听说桂林也失守了,林逸冰夫妻带着几个子女随着老百姓一起逃难,过起流浪生活,吃尽了苦头。他们从韶关出发,经周田、仁化一直南下,一路风餐露宿,饥寒交迫,真正尝到了苦的滋味。在逃难中,他们接触了穷苦百姓。林逸冰结识了一些被她比喻为“穷得叮当响”的人,破棚子似的屋里家徒四壁,没有任何稍为值钱的东西。有一个逃难时认识的妇女带她回家。所谓的家只是个破茅寮,屋里的全部家当只有几个破坛罐,墙上挂着一小片猪肉,那妇女说,这片肉已经挂了好几年了。

终于来到广州。然而生活毫无着落,那么多张嘴在嗷嗷待哺。没法子,林逸冰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张发奎的老婆。张发奎这时担任第二方面军司令官,广州行辕主任。她于是被介绍进航政局(黄埔港务局前身)当上文职人员。没料想,这次经历又成了解放后26年间各次运动受审受批的重要材料之一。

194910月,广州解放了,解放军派员进驻各个重要部门,港口码头当然不能例外。谁知航政局接收大员之一竟是在香港时经常与大哥联系的战友!尽管履历复杂,她还是被留在黄埔港务局工作。

广州刚解放不久,林逸冰的丈夫被作为国民党特务关进了监狱。由于怕受牵连,大哥不敢为他出具曾在香港掩护过共产党人的证明。林逸冰于是给当时任华南分局书记的陶铸写了一封信。在陶铸的过问下,丈夫放回来了,而她却被作为“军统特务”关押起来,送到设在广州市郊区杨箕村的劳动教养处。此后的26年间,林逸冰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审查、交代、批判和斗争中度过,基本上与外界脱节。

1967年,林逸冰的丈夫撒手人寰,剩下五个儿女由她一人抚养。这是一段最艰难的时期,幸好有弟弟秦牧的帮助,才渡过了难关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“造反派”对林逸冰的审查逐步升级,家里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搜查一空,好些名人字画也不知所踪。其中有一幅字体刚劲深邃的书法,是吴石将军的亲笔题字。吴石中将是中共党员,解放时随国民党军队退到台湾,后因电台泄露被捕入狱,1951年被蒋介石以“通共罪”在台湾枪杀。她很欣赏吴石的那幅书法,所以对此记忆犹新。

除了不断的审查批判之外,林逸冰还被单独关押在一间小房子里达三年之久。有时“造反派”来兴致了,就把她拉去审讯,一定要她承认自己是军统特务,是国民党让她潜伏下来的。有一次,“造反派”轮流审讯她,两个人两小时一班,一直审到天亮,连水都不给她喝一口。她困渴交加,嘴唇干裂,差点昏死过去。

审查完后,“造反派”就叫她参加体力劳动,即所谓的“用汗水洗刷灵魂”。身材瘦小的她每天坐在石头堆上,一锤一锤地把石头敲碎。两年后,她又被分去搞运输。所谓“搞运输”,却是跟着三轮汽车装卸石头,一天下来,腰都要累断。这样一干又是一年。就这样,超负荷的强劳动终于使她的手指从此不能直起来。

被关押和强迫劳动期间,“造反派”宣布不准她看书、写字。尽管如此,她在干着繁重的体力活之余,还想提高自己的文化。她请求“造反派”让家人给她带一本《毛主席语录》(英文版)自学,却被拒绝。那几年,她完全与外界隔绝了。她说,她最感到遗憾的就是不能学习。

曾在特别党部中山室工作的共产党人在“文革”中也逃脱不了厄运。有个名叫何家槐的进步作家在“文革”时惨死在关押中;一个名叫郑丽亚的女共产党员,“文革”期间被重刑逼供,据外出调查的人说,她已“供出”林逸冰是她加入国民党的介绍人。于是林逸冰的“罪状”上又加进了新的一条。她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还介绍了多少人加入国民党,都有谁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
 

经过了26年的风风雨雨,终于迎来了生活的春天。这时,林逸冰已到退休之年,于是办理了退休手续回家享天伦之乐。

已进入耋耄之年的林逸冰老人平和、谦逊、有礼,很受朋友尊重。她爱好广泛,喜欢看书、旅游、气功保健等等,有时也打打麻将。她是个热心人,在外出或旅游途中不时为别人做按摩治疗。前不久,一个远在浙江的旧同事来信说她患了腰腿病,久治不愈,请林逸冰前去为她按摩治疗。于是,80多岁的她急匆匆的赶去了。

由于养生有道,她的身体仍然很好,还有过几次传奇性的遭遇。一次,她坐公共汽车外出,下车时一只脚还踏在车上,不耐烦的司机就把汽车开动了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她四脚朝天摔倒在地上。同行的人都被这“突发事件”吓坏了,她却很快的站了起来,拍拍衣服连说没事。又有一次,她在过马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倒,车轮从右脚背上压过。司机赶紧把她送进医院。经检查,她浑身上下一点损伤也没有,家人们虚惊了一场。

“平和、冷静”是林逸冰老人最为突出的性格。也许就是这种难得的优点使她一次次化险为夷,度过难关;也许是经历的太多了,使她进入一种无欲无我的境界。总之,每一次与她接触,我都有一些新的感悟,以致于适时调整自己的心态。我想,这也是为什么她的弟弟秦牧对她那么尊重的原因之一。

 

(林逸冰老人今年已97岁,思维仍是那么清晰。前不久,中央电视台还特意采访了这位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黄埔军校的老人。)
 
 
 
关闭
 

  相关信息
   
广东邮电职业技术学院 建设维护 版权所有